热烈祝贺丁香五月-五月丁香,丁香五月天,丁香园,美女站长丁香五月陪你一起看服务器升级完毕,全固态硬盘,50G超大带宽,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!

公告:郑重承诺:资源永久免费,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,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(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)


当前位置
首页  »  路飞N索隆  »  致年久失修的朋友:我高中的下铺
作者:多多

摘要: 转眼间,我跟你之间隔了一个女神


纪伯伦说:记忆是相见的一种方法,忘却是自由的一种形式。


我想,我们也应该摒弃记忆,努力不见了吧。


我曾不解,为什么明明在同一个市的初中、高中同学,毕业之际却抱团不舍,狂拍毕业照留念。


那是我曾经以为,见面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。


其实,不然


我们曾是好朋友,记得刚搬进高三的宿舍时,我跟你是上下铺,还组成了一个kill cute联盟。


很诙谐的是,我们要kill的little cute就是我们的隔壁铺,所幸,两组床铺之间还有一个杂物架阻挡着,也因为这个杂物架的存在,方便了我和你的“阴谋诡计”。


但是,更诙谐的是,那一年,学校刚开展了一项新的宿舍管理——教官管理。教官都是一些职高毕业或者连职高都未上的社会混口饭吃青年,太喜欢把自己当一回事,需要被管理的学生都把他们当成一回事,


不但如此,还装模作样地搞起“宿舍管理改革”——两组床中间的杂物架搬走,两组床合并。

多么无知又让人生气的改革!


你跟我的不愿屈服在这一方面,却相似得雷人,真所谓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当时的我们天真地认为:教官找不到我们,就无法奈何得了我们,硬是不搬。


于是,每次回宿舍都会跟教官巡宿舍的时间错开,甚至,他们真的找上门来时,我们干脆把自己锁在宿舍里面,决心跟他们一犟到底。


也因为这样,教官跟我们杠上了,不仅下午放学堵我们,晚自习放学堵我们,还把我们抓到了教官室,事情还闹到了要年级主任来处理,


记得我们当时的抗辩理由是:我们长得这么弱小,哪有力气搬得动那组床架(其实,拖行只是20厘米左右的距离,苦于当时无计可施说下的借口)。


不料,年纪主任摸着我们的头一脸慈祥和蔼(虽然我们都明白她是装出来的)地微笑着说:“很重的话,主任帮你们搬好不好?”


你和我当时都感到很别扭极了,毕竟被一个以凶残著名的老姑婆主任这样摸头安慰。

于是,第二天,我们的床组跟little cute的床组合在一起...在一起了...一起了...



但后来似乎也没什么大的影响,唯一让我不爽的是little cute 喜欢裸睡,我每天起床睁开眼看到的就是little cute的裸....背。


突然有一天,在晾衣服的时候,同栋宿舍楼的一个小师妹问你是不是准备去留学,才知道,你不跟我们一起高考了。


在那之后,你就准备出国留学的事了,这么想起来,我跟你是一张合照都没有。你要离开学校的时候,大家都跟你合照留念,大家都给你送祝福,我趁大家在拍照的时候逃回宿舍了。


当时想什么呢,只是不想面对过早的别离吧,一直以为高中的日子再怎么挥霍都不会有尽头,乍一看,原来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够大家一起怀念了。


欢送会我已经记得不大清楚了,印象最深刻的是,当时在你们家看的《士兵突击》,许三多的班长要离开的时候,我抱着谭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
然后我也上大学了,我们还有一点联系,还有偶尔视频或者音频,我还记得你说你参加一个什么歌唱比赛,还有那个XX小姐选美,后来的后来怎么样了呢,联系也鲜少了些,我也不得而知你的各种各样比赛拿了奖没有。


但是我记得你说过好多次:“高中毕业,再有机会,我们再回高中睡一晚,还是上下铺”

再后来的后来,还能在QQ空间看到你发的一些日志和照片,当微信、逐渐在我们身边蔓延的时候,你已然是女神加身,我们也不再联系。


记得最开心的一次是你突然说要给我寄明信片,但是,我都毕业了,明信片也寄丢了。


于是,你和我就渐渐地生活在彼此的朋友圈中了,感情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,年轻也是曾经的好朋友,至今看来,彼此间却找不到再见的理由。陌生到不想再认识一遍。






更多好玩的吐槽资讯,劳烦长按二维码......

▼▼▼▼▼



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,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。备注:如有地址错误,请点击→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!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!谢谢!